ウモ

孩厨。阿德里厨,刀子爱好者,入新坑只是吃cp。

【负能三十题】我不会死

#字数1446

   ★前言
  梁伊凡,我的名字。青蓝高中高二生。惨遭校园暴力,六年。
  从某一天开始,我发现我是个不死的人。
  顺便,不知何时起,我有了个和我共享一副身体的第二人格阿凡。她总会干点惊天动地的事情。虽然不讨厌,但是还是希望她可以乖一点。
  
  ★他人
  顾城樱被抬了出来,一脸狼狈。大家都不敢说话。
  顾城樱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:“草包子,有你好看!”随后,老师出面打圆场。
  没有人敢顶顾城樱,非要说,阿凡大概是因为第一个。也行是因为她是这个学校的宠儿,一个特殊的存在吧。大家的脸上无一不带着冷漠的表情。毕竟这种场合,多一分弧度和少一分眼神都会让人觉得微妙。
  没有人会提出制止什么,大家都害怕多一事,更何况是多顾城樱的一事。
  我在三伏天感受这绝对零度之极寒。
  ★血崩
  散打社的人来找我挑战。
  不用说就知道,顾城樱的指使。不过散打社平均一米七以上的壮汉,倒是和一个一米五六的肌无力少女挑战,未免太不要脸。
  不过有什么不要脸的?他们只是收钱行事吧。只是不知道我这幅身子受得住吗,暑假还要打工……
  “嘿,同学,听说你是高手,要不要来过过招?”一个男生开口说话,他似乎已经鼓足了勇气。
  他的语气中,似乎已经猜到了结果。
  “我不是高手。”我回答,“我这幅瘦弱的身子,你们谁都打不过。”
  “高手不看外表。”另一个男生附和。我感到很无语:“用内在打架吗?”
  全场哑口无言。
  那打头的男生说:“我们是不是高手决战就好,不用废话太多吧。”他的声音在颤抖,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让自己都怀疑的话。
  我并不想接下这个无谓的挑战,但是阿凡似乎想练练身手。
  擂台。散打社不是白叫名号的,男生脱下衣服,筋肉暴起,看起来非常可怖。阿凡带着护具,默默的看着。
  裁判下令开打。阿凡就收到了漂亮的开场拳,她痛苦的后退了几步。肌无力的身子让她的拳头充满了空气的柔软,打在对方铁一样的肌肉上就是棉花撞石头。
  阿凡又挨了几拳,她的牙都快出来了。
  “过分了!”她几乎是冲上去,结果依旧被一拳打在擂台赛,剩下痛苦的呻吟。
  男生们窃窃私语。阿凡只听到几个关键词,大概是在商酌自己的下手会不会太重。
  忽然听到活动门拉开的声音,顾城樱被一个女生推了进来。
  “草包子,知道错了没。”顾城樱说着,我知道这个是对我说的。但是不幸,我倒是不知道我错在哪。我错在了反击吗?疲惫痛苦的身体不允许我回话她,也不许我回击她。
  我偏侧着头,好让自己舒服一些。
  ★目光
  你知道被人打趴的滋味吗?还是被实力悬殊到不行的人。我的眼睛摆不出任何的眼神了,毕竟已经无力到发呆。
  我感觉我是一只兔子,被猎狗捕捉,玩弄的半死不活,看着猎人,让他给出最后一击。
  我看着那群半裸的少年跳下擂台,和顾城樱商议着后面的价钱,目光炯炯,全是贪婪的金光。顾城樱也似乎游刃有余的和他们商讨着。
  一角就是教师办公室,不用说,老师们是她那边的人。阿凡累了,我心痛的翻身一下。全身都在痛,手臂脱臼了?好像没有,还能用。没有折。牙……还行。医疗费自己出,多少钱,反正出不起……
  ★淤青
  房间。我把衣服脱了个精光,对着全身镜,看着身子上的淤青。阿凡在和我道歉,我觉得没有关系。毕竟这种架迟早要打,我永远是被打的,除非有点什么尖锐物品……
  还是算了。我下楼去买一瓶跌打损伤油和万花油,没记错这俩可以修一下淤青吧……虽然还是很痛。
  我抓着脑袋,在想怎么去给大家做解释的时候,看到了顾城樱。这家伙是想乘人之危吗?有趣。我没有理会她,饶了路。这里是我生活了多年的小区,我比她了解多了。
  “梁伊凡,你是在躲着我吗?”对方大声喊着。
  我不语,多言为恶魔。
  “我给你买了药。”她亮了亮手上的袋子。
  你以为我会接受吗?可笑。
  然后我和她去了医院,她说医药费她付,并且写了保证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