ウモ

孩厨。阿德里厨,刀子爱好者,入新坑只是吃cp。

烟瘾

这个脑洞一直很心水!

童树今天也丧丧的:

#我觉得我最近挺勤快的…虽然这并不影响我依旧没人关注没人喜欢没人评论的事实【失意体前屈】#
#设定大概是,战争后两三年吧#
#真希望自己表达清楚了……#
#佛系求关注#




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小心超人成了一杆烟枪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在这方面没什么天赋,花了半年才习惯烟草的甘苦,费了一年才晓得吸烟入肺。然,等大家都反应过来的时候,小心超人的身上已经有了散不去的烟草味。
        小心超人吸烟的习惯与大部分人不同,在这一方面也相对克制。所以能见到他吞云吐雾的模样的时候,基本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花心超人曾有幸见过一次,也是他日夜偷窥的结果。小心超人吸烟的样子太过悲伤,在一片灰白惨淡的烟雾中,那双眼睛水嫩的像是要痛哭流涕似的。
        花心超人站在远处。昏暗的角落里。看着那个单薄的身影像被骷髅环抱。那是神明开恩降下的烈火。
        那烈火勾人,却并不焚人焚物,独独焚烧着灵魂。一个、名曰“小心超人”的灵魂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想上前去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他没有立场。花心超人自知,自己所说的话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,也只会让小心超人更加沉闷痛苦。
        能对他说出那些话的人,能让他真切开始反省自己的人并不在这。


         而且谁也替代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秋去。冬梅开始抽枝的时候,星星球罕见的下了场大雪。雪里混着花香。冬季特有的风景所带来的幸运,让人意外的容易忘记冰寒。
        圣诞节那天,甜心超人在围炉边上发现了一只误闯进来的野猫。小小的,毛都没长齐呢,却意外的像小乖。喵喵得叫个不停,意外的讨喜。
        小心超人后来养了它,明明对猫毛过敏,每天喷嚏不断,却还是坚持着。
        细泉在冰川之下流淌,汇聚成河,汇聚成川,最终成海。破茧的毛虫还在适应这刚属于自己的东西。花心超人兴冲冲带回来的君子兰被小心超人的猫撞坏了,而小心超人的猫……
        也最终没有耐过寒冬。


        小心超人把它葬在森林里,伽罗的墓的边上。宅家便又多了一座坟。
        细泉在冰川之下流淌,汇聚成河,汇聚成川,最终成海。死去的生命被淹在土里,葬在火中,最后,消散在记忆里。
        来年四月,醒春临前,开心超人从仓库里翻出了一瓶酒。是用很普通的破土罐头装着的顶盖蒙了灰,和蛛网结合。他拿出来,大家都尝了一口。
        没人能尝出个好赖来。只是觉得喉咙有千刀刺剐,腹内有暖炉温烤。都喝醉了。所有人,包括小心超人。


        古有诗云,“借酒消愁愁更愁。”其实并不尽然。酒是个好东西啊。人就如蚌壳,酒便是打开蚌壳的良药。至于之后是快乐放纵还是悲伤难过,实际都不过蚌壳背后的软肉,被层层包裹起的真性情尔尔。
        小心超人头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香烟盒拿出来,一根接一根的吸入吐出。那独碎片星一家有产的香烟变化成烟。变化成灰白的、浓重的、迟缓的,恶魔的吐息,蔓延在整个宅府上空。
        甜心超人被呛得落泪,所有人都被呛得落泪。小心超人倚在墙上,花心超人便冲上去把他扯过来,丢到地上,抢过他的烟要抽。


        远山的花被风带起,跌跌撞撞的飘,摇曳在空中,撞向风铃的穗,落进融冰的河,最终与烂泥为伍。那飘扬了整季的花香啊!你有否混入酒水被人饮下?你有否解了他人心结?你有否引人,入那无忧无愁的桃源仙境?


        小心超人把他踢出好远。撞到沙发上,连带着地毯一并翻起。水果被手打在地上,无声的碰到一边的遥控器。
        电视被打开了,内里报着一件叫全球落泪的丧事。


        丧事。


       这本就不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 可他们哭不出。
       悔恨缠身、怒火滔天,痛苦如海。却独没有伤心。


        所有人都没有动。花心陷在沙发里,小心躺在地上。开心超人和甜心超人站在一边,粗心超人抱着武器,蹲在角落里。
        院外的雪融了。开心超人搭的雪人塌方,宅博士的帽子落在雪堆上,和枯枝萝卜混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 最先发声的是粗心超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睁着眼睛,指着电视上要大家默哀的主持人问了好几个问题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他是谁?”
        “桃子姐姐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对……诶?桃子姐姐是谁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博士呢?”


        博士呢。


        没人回答他。谁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才是最为贴切和妥当的。而在一片更加诡异的沉默之后,由花心超人起了个头,大家都开始笑。边笑,边哭。
       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谁也没问。谁也没有点破答案。就像所有人都知道小心超人的烟瘾缘起伽罗,他身上的烟草味与那位战神相差无二。就像所有人都知道……
        比起探究真相,人最擅长的还是逃避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只是知道他们该笑,不这样做就会被什么东西吞噬掉了一样的,硬是要自己笑出声来。


        没有人发现小心超人消失了。他折了三只梅,一路奔到林子深处。那一片光都透不进来的地方有一块空地。萤火虫在那里栖息着。
        早几年前的时候,他和一位已经躺在这儿的人一起在这种了些发光草。现在都长成了,照亮了这一方天地的四座坟。


        死去的人如何?
        被厚土掩埋,被烈火烧尽,被浩海冲散。被后人铭记后,再被后人所遗忘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何其孤独。


        小心超人没有哭。也没有笑。
        他点了根烟,看着火舌烧尽烟草,把它放在了名为“伽罗”的坟前。










end



#我觉得自己可能离题了……#

评论

热度(34)

  1. ウモ童树今天也没人喜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个脑洞一直很心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