ウモ

多坑蹲。转型中

男友力三十题原题!

伽小,病痛三十题(完结)

   伽小。个人理解向。可能会有ooc,介意谨慎阅读。文笔垃圾(因为并不经常写文),逻辑可能也会有点问题。全程是刀,请谨慎观看。

  时间线是凯撒大战之后。伽罗存活说。


        塑料的窒息

  星星球某处未开发地区,一望无际的是焦岩,红土,石块。

  伽罗拖着他重伤想身子,缩在一个天然的洞穴处,等死

  他深知,这个程度的伤势,是活不下去的。除非是在阿德里并且有专业医师救治,否则只有死路一条。所以,现在就是等着剩余的能量什么时候耗完,化为灰烬。

  他几乎每一次呼吸都是痛苦。伽罗,一个铁骨铮铮的军人,第一次感受到了活着的痛楚和感慨。这种仿佛在潜水的时候,头上套着塑料袋一样。明知道没有什么用,但是还是自我安慰还有氧气。


  扭曲的爱恋

  宅家,小心的房间里,小心超人缩在床角。他有时候会思考——

  伽罗是个什么样的人?

  军人,外星人,能量体。小心手指点着,给出了三个非常客观的答案。

  一个温柔的人,义气的人,觉得朋友很重要的人。小心又添上了略微主观的答案。

  “觉得朋友很重要……”小心喃喃自语,他对这个答案感到满意又矛盾。

  也许对于伽罗来说,他果真是单纯的战友罢了。但是他对伽罗的感觉,在某些程度上比朋友更为珍贵

  某种意义上,可以是“爱”。

  他爱伽罗。

  小心脸红的接受了这个答案。毕竟他只是十几岁的少年,对于情爱还是相当敏感,但是第一次有了心跳的感觉,有了觉得对方是非常重要的感觉。

  这对于小心超人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。

  但是第一次有了心跳的感觉,有了觉得对方是非常重要的感觉。

  “伽罗……伽罗!……伽罗”小心缩着,笑了。这个名字给他的亲切感不是一般的强烈。他喜欢这个名字,也爱着这个名字的人。

  他甚至能感觉到有着这个名字的那个人,他还活着!

  “拜托,不要再离开我了。”

  “伽罗还是活着的!”小心告诉宅博士。但是不幸的是,宅博士不相信他。而且不只是宅博士,所有人都不相信他。理由很简单:

  伽罗是当着全星星球的人的面,把自己的核能源引爆,和刀疤军同归于尽 。

  伽罗活着的言论完全站不住脚,非要说的话,可能是一个十几岁少年的一个痴梦吧。

  “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伽罗活着?你有什么头绪吗?”某天,开心对在网络地图上疯狂寻找地址的小心发出疑问。

  “他就是活着的,没有什么执着。”小心淡淡的说。今天是伽罗的忌日第五天。

  在自爆之后的方圆一百公里,小心圈划了几十个地方,他已经做好了要把这些地方都去个遍的觉悟了。

  伽罗一定还活着,他奄奄一息。

  “小心超人……”伽罗躺着,身上的伤口开始腐烂,发出阵阵恶臭。

  他的能量集中在了胸口——这和人类身体的自救方法一样,取消掉一些不太重要的耗能来维生命。

  小心超人来到了,他找了伽罗两天一夜,最后在这个洞穴找到了狼狈的伽罗。

  “你还真是顽强……”小心超人浅笑。他为自己找到了伽罗而感到自豪。

  他找到了宝藏。

  他有很多话想要对伽罗说。

  宅家,伽罗回来了,带着阵阵恶臭。但是并没有人嫌弃他。

  一周以后,伽罗回来了,穿着病号服。见到小心,他笑了。

  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伽罗的笑容依旧很温暖。小心的嘴角勾起,浅答:

  “因为我爱你。”

  所以求求你不要离开我。你是我的……所以……

  小心抱紧伽罗那穿着宽大的病号服的身子。他妄想了多少次,他想用绳子把眼前这灰色皮肤的家伙打包回家,藏匿起来,不被人知。

  因为他深爱着他。


伽小向,病痛三十题(2)

  伽小。个人理解向。可能会有ooc,介意谨慎阅读。文笔垃圾(因为并不经常写文),逻辑可能也会有点问题。全程是刀,请谨慎观看。

  时间线是凯撒大战之后。伽罗存活说。


  拖累沉重的双腿

  小心超人在星星球商业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。他脑子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满是伽罗那青蓝色的火焰。

  是芯片出了问题吗?明明自己已经把这部分的记忆格式化了,明明他已经决定忘掉那个该死的蓝色火焰了,明明……明明……

  “该死!” 小心超人握紧拳头,金色的眼睛里面泪光打着转。这双腿似乎灌了铅一般在原地无法移动了。

  该死,这该死的眼泪……呜呜呜……


  无法覆灭的烙印

  有着灰色皮肤的人只有阿德里人,而又能量体是青蓝色的人则是伽罗。

  伽罗,tc9527,阿德里星上将。落入灰心星人手中成为工具。而后来在接触在星星球之后,放弃协助侵略。来成为星星球的保护者。也正是这样,他才会拼了命的去保护这个星球,就算敌人是昔日的战友,尽管自己已经因为长久的损耗,能量已经所剩无几。

  “这种不爱惜自己的混账我才不认识。”小心咬牙说,但是这个人已经在他的心里成为了一个特别的烙印一般的存在了。

  某处,那损耗无几奄奄一息的人,靠在一处,嗤笑着自己的存活。


  成人世界的童话

  星星球有一个巨大的雕塑,那是英雄伽罗的。他是那样的完美,那样的传奇。

  以至于很多孩子们都希望成为英雄,成为伽罗那样的人。

  童话中的人。

  小心超人轻笑了一声:“于是0这人活在了童话里面了吧。”


  刺猬与狐的面具

  森林里,小动物们都不喜欢和刺猬一起玩耍因为它背着一身的刺,尽管它很可爱,但是大家都怕它伤害到自己。而大家都很喜欢和狐狸玩,因为它总会夸大家,总会有一些好听的话。

  刺猬很羡慕狐狸,因为它没有朋友,除了家人。而狐狸也很羡慕刺猬,毕竟他除了那美言美语得来的朋友就一无所有了。

  突然有一天,来了一只豺,他比狐狸更加会美言美语,小动物们都去他那里听故事去了。狐狸的美言,再也不起作用了。

  “我们去听豺讲故事吧,豺讲的更加好听。”

  狐狸悲伤的看着那些动物的背影和豺浮夸的演技。狐狸在森林里面四处游走这着。然后他碰到了刺猬。

  “你也是一个人吗?真可怜。”刺猬发出了同情的感叹,“我也是。”


  接连不断的吵闹

  伽罗是个什么样的人?

  “伽罗是星星球的英雄!”一些人如是说道,“他的死是星星球的巨大损失!”

  “伽罗是侵略者,死不足惜。”又有一些人如是说到。

  星星球的人似乎在伽罗死后分成了两派。有人为他的死伤心,有人则是想要蹭一把热度。

  宅家,电视机前。

  “下面有请某著名社会学家xx对守护英雄伽罗的离去发表言辞。”电视里,桃子把话筒递给一个中年男子。那男子皮肉不笑的说:“谢谢桃子姐姐给我话筒。我,为星星球失去一个守护着者而感到悲伤,同时也对来自和伽罗同一个星球的侵略者表示憎恶。同时也希望我们星星球的未来更加美好,不要有战争,只希望和平为上。我的讲话完毕。”

  “虚假。”小心换了个频道——今天是伽罗离开的第七天,说白了就是头七,但是星星球并没有神鬼玄学,所以不存在鬼魂一说——只是接连不断的蹭热度让人有点厌烦。

  “伽罗作为侵略者在星星球逗留了这么久。请问作为资源利用学家的z先生你怎么看?”另一个频道冰冷的的播放出这样荒唐的话语。

  小心关掉了电视,他愤怒的颤抖。

  那个青蓝色的火焰的家伙还没轮到你们这群恶心的人来指手画脚!

  他给这个星球做了什么都是瞎子看不到吗?瞎子都可以感受的到吧?

  一群忘恩负义的家伙。


伽小向,全是刀病痛三十题(1)

在文件夹里面找到的文,感觉意外的不错。

分三次发出

  伽小。个人理解向。可能会有ooc,介意谨慎阅读。文笔垃圾(因为并不经常写文),逻辑可能也会有点问题。全程是刀,请谨慎观看。

  时间线是凯撒大战之后。伽罗存活说。

  牙尖嘴利

  超星学院

  “小心超人,最近的那个新闻你看了吗?xx大厦大爆炸……”一个粉色头发的女生凑过来,和他报告着今天上午的见闻。

  小心超人的眼神躲闪着。他不知道怎么回应那个少女。昨天的事情的发生的起因经过他都知道,因为他参与了那次救援。

  只是失败了。

  失败的非常彻底,整个大厦一半的人死于非命。

  该怎么回答她。

  “什么垃圾新闻,一看就是瞎报道的。”他嗤笑道,“最近的话新闻都是抓眼球的,没什么真实性。”他径直走出教室。

  残忍之念

  一半人死于非命,这个是五超人参与救援这么久从未有过的。明明他可以用分身和瞬间移动把那些人救出来,明明他完全做的到。或许他做不到,也可以多救几个……

  但是那一瞬间的残忍的念头拦住了他。

  缝合指尖

  “五超人到底有没有用啊,这么久都不来救人。”

  “倒不如说是星星球的治安有没有用吧,这么久了救援还没到位……”

  大厦里遇难的人叽叽喳喳的怪叫着。不久五超人闯入了这座大厦,这让他们的信心倍增。

  但是帅不过三秒,恐怖分子启动了那一层的定时炸弹,人们慌了神。求生欲让他们如同丧尸围城一般的扑向五超人。

  “救我!你会有千万家室!”

  “救我!你的未来生计就有了保障!”

  人们怪叫着,甜心超人变出的泡泡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限制!不能让所有人都平安的离开这座大厦了!一些人很快就意识到了。

  “反正还有50秒,死了就死了吧。”

  “这些小娃娃就是靠不住呀。”

  都说十指连心,穿刺手指的疼痛是传给信的。小心超人此时分明感觉到这个痛感和缝合指尖没有差别。

  漆黑一 片

  晚上,宅家。大家都窗户被替博士贴上了一层黑色的窗胶,这样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亮光的。

  大家都关了窗,开着空调。

  小心没有开灯,那窗胶把外面的灯光也遮了个严严实实,室内漆黑一片。

  痛哭流涕

  “伽罗。”他轻念这个名字。

  这个已逝的人的名字,青蓝色的光仿佛还在他的眼前摇曳。还在用那低沉的声音问候他。

  “小心超人,你怎么了?”

  眼泪瞬间溢了出来,空调的低温让他感觉到失去安全感。

  伽罗……伽罗!

  你在哪……

自设。但是感觉水手服可以作为伽罗主题的jk来着。

突然看到了自己的童年番就摸鱼了一副……感觉自己退步的一批……嘤嘤婴【我的麦克风忘记画了。。。。。

【负能三十题】我不会死

#字数1446

   ★前言
  梁伊凡,我的名字。青蓝高中高二生。惨遭校园暴力,六年。
  从某一天开始,我发现我是个不死的人。
  顺便,不知何时起,我有了个和我共享一副身体的第二人格阿凡。她总会干点惊天动地的事情。虽然不讨厌,但是还是希望她可以乖一点。
  
  ★他人
  顾城樱被抬了出来,一脸狼狈。大家都不敢说话。
  顾城樱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我:“草包子,有你好看!”随后,老师出面打圆场。
  没有人敢顶顾城樱,非要说,阿凡大概是因为第一个。也行是因为她是这个学校的宠儿,一个特殊的存在吧。大家的脸上无一不带着冷漠的表情。毕竟这种场合,多一分弧度和少一分眼神都会让人觉得微妙。
  没有人会提出制止什么,大家都害怕多一事,更何况是多顾城樱的一事。
  我在三伏天感受这绝对零度之极寒。
  ★血崩
  散打社的人来找我挑战。
  不用说就知道,顾城樱的指使。不过散打社平均一米七以上的壮汉,倒是和一个一米五六的肌无力少女挑战,未免太不要脸。
  不过有什么不要脸的?他们只是收钱行事吧。只是不知道我这幅身子受得住吗,暑假还要打工……
  “嘿,同学,听说你是高手,要不要来过过招?”一个男生开口说话,他似乎已经鼓足了勇气。
  他的语气中,似乎已经猜到了结果。
  “我不是高手。”我回答,“我这幅瘦弱的身子,你们谁都打不过。”
  “高手不看外表。”另一个男生附和。我感到很无语:“用内在打架吗?”
  全场哑口无言。
  那打头的男生说:“我们是不是高手决战就好,不用废话太多吧。”他的声音在颤抖,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让自己都怀疑的话。
  我并不想接下这个无谓的挑战,但是阿凡似乎想练练身手。
  擂台。散打社不是白叫名号的,男生脱下衣服,筋肉暴起,看起来非常可怖。阿凡带着护具,默默的看着。
  裁判下令开打。阿凡就收到了漂亮的开场拳,她痛苦的后退了几步。肌无力的身子让她的拳头充满了空气的柔软,打在对方铁一样的肌肉上就是棉花撞石头。
  阿凡又挨了几拳,她的牙都快出来了。
  “过分了!”她几乎是冲上去,结果依旧被一拳打在擂台赛,剩下痛苦的呻吟。
  男生们窃窃私语。阿凡只听到几个关键词,大概是在商酌自己的下手会不会太重。
  忽然听到活动门拉开的声音,顾城樱被一个女生推了进来。
  “草包子,知道错了没。”顾城樱说着,我知道这个是对我说的。但是不幸,我倒是不知道我错在哪。我错在了反击吗?疲惫痛苦的身体不允许我回话她,也不许我回击她。
  我偏侧着头,好让自己舒服一些。
  ★目光
  你知道被人打趴的滋味吗?还是被实力悬殊到不行的人。我的眼睛摆不出任何的眼神了,毕竟已经无力到发呆。
  我感觉我是一只兔子,被猎狗捕捉,玩弄的半死不活,看着猎人,让他给出最后一击。
  我看着那群半裸的少年跳下擂台,和顾城樱商议着后面的价钱,目光炯炯,全是贪婪的金光。顾城樱也似乎游刃有余的和他们商讨着。
  一角就是教师办公室,不用说,老师们是她那边的人。阿凡累了,我心痛的翻身一下。全身都在痛,手臂脱臼了?好像没有,还能用。没有折。牙……还行。医疗费自己出,多少钱,反正出不起……
  ★淤青
  房间。我把衣服脱了个精光,对着全身镜,看着身子上的淤青。阿凡在和我道歉,我觉得没有关系。毕竟这种架迟早要打,我永远是被打的,除非有点什么尖锐物品……
  还是算了。我下楼去买一瓶跌打损伤油和万花油,没记错这俩可以修一下淤青吧……虽然还是很痛。
  我抓着脑袋,在想怎么去给大家做解释的时候,看到了顾城樱。这家伙是想乘人之危吗?有趣。我没有理会她,饶了路。这里是我生活了多年的小区,我比她了解多了。
  “梁伊凡,你是在躲着我吗?”对方大声喊着。
  我不语,多言为恶魔。
  “我给你买了药。”她亮了亮手上的袋子。
  你以为我会接受吗?可笑。
  然后我和她去了医院,她说医药费她付,并且写了保证。

图片
【负能三十题】我不会死。

【声明】

负能三十题的元素练笔。原本在小号上连载。现在转到大号。如果有人非常反感这个tag麻烦自动屏蔽或者掉粉。